2011年4月12日

[Wedding] 修成正果

準備了好幾個月,終於到了婚禮這天。這系列陸陸續續寫了半年,也走到了完結篇。藉著準備網誌照片的機會,把幾千張的照片都好好看了幾次。幸好有這些照片,現在才能慢慢回味婚禮當天在兵慌馬亂之中來不及體會的點點滴滴。還是再次感謝大家的幫忙,有了你們,讓我們有個圓滿的婚禮以及滿滿的回憶。


Wedding — Ceremony and Reception

被两地分隔拉长了的准备工作,终于在10月02号这天进入最后的阶段。早上大家都起了个大早,很幸福地吃过 Marion 和 Lynn 准备好的早餐后,就散布到室外室内的场地去忙碌了:绑花球的,翻译讲稿的,做头发的。。。。。。

下午两点,化妆师语乔到达后,新娘就从场地布置的前线退到了后方营地,乖乖就范,任其摆布。然后,随着伴娘、coordinator、花童军团及军团跟班们的到达,女生这边的营地就热闹(大乱)了起来。

.

花童们自己打扮美美后,偷偷到对方营地去打探(偷窥?)。新娘其实也很想去偷窥难得穿上西装帅帅的新郎,碍于不能被新郎看到婚纱的习俗,乖乖地呆在了自己的营地。

.

本来在女方营地当狗仔队的 Michael,此时也被扔回到了自己的营地,梳妆打扮自己和新郎去了。

.

新郎化好妆后,去和主持仪式的 Lynn 讨论细节。手中这本书壳还是妈和姐头天做好的。

.

两个小时飞一般地过去。3:50 的时候,Glenn(小喇叭)和 John(吉他)开始演奏  “Besame mucho” 和  “La vie en rose (小喇叭版本)”。我躲在树后面,听着 John 醇厚的声音,看着湖边的白纱飘飘,心里乐翻了,觉得自己的婚礼超浪漫的。

.

首先出场的是爸妈。看他们满面春风便知,他们悬在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放下来了。远在大洋彼岸的新娘爸妈也是一样(新娘妈妈说:以后没时间不打电话回家也可以,有 Ross 在,我们就放心了)。接下来出场的是 Best man 和 Matron of Honor。Best Man 小冯从加州携怀孕的老婆 Erin 来(宝宝一月的时候刚生),他们结婚的时候,Ross 也是 Best Man。Matron of Honor 铠同就更不得了了,从遥远的中国来参加她二十多年(我们都老啦)好友的婚礼。第二对伴郎伴娘是 Michael 和 玉加(boss)。Michael 是 Ross 这边认识的朋友,常常一起 party。Boss 和老公小朱是我们在德州认识的朋友,也是6年多了。能把我们的朋友都聚到一起,是这次婚礼最大的意义之一。

.

虽然新娘爸妈不在,幸运的新娘也还是被照顾得好好的:美国爸爸主持仪式,美国妈妈带新娘出场。可惜我那5厘米的高跟,每一步都陷在沙里,再加上走出来前 Marion 说,要是滑倒,我们俩就完了。走的时候,我们几乎没有一起抬头的时候。毕竟,我要是滑倒了,不过是场有搞笑花絮的婚礼,Marion 要是滑倒了,就是大麻烦。所以事后挑照片,也就能挑到这张算是最好。

.

我们的美国爸爸 Lynn 给他们的国际“小孩”们主持婚礼似乎已经成了他们这个国际家庭的传统。不知道这是他们主持的第几场国际“小孩”的婚礼了。极有文笔的 Lynn 给整个仪式写了非常优美的字句,在他读这些美丽字句的时候,我们握着手深情凝视到眼睛发酸,也感动到观众席里的人掉眼泪。本来以为自己说 vow 的时候会哭,结果大概因为新郎太帅,只哽噎了一下,剩下的时间就忙着为终于嫁到如意郎君而偷着乐儿了。估计,本来要哭的新郎也是看着美美的新娘忙着乐儿了。

.

从人群离开,短暂的二人空间里,才有时间体会这牵手的幸福。

.

接下来的 reception 混合中式和美式婚礼的传统。在中式婚礼里,双方父母都要给新人一些对婚姻生活的建议。新郎的爸爸给了我们有“严重”歧义时可以使用的三个锦囊(家传的,就不外传了),估计以后都不会用到。新娘的爸妈也托伴娘从遥远的另一半球带来了祝福。向来把我们当成自己小孩的 Marion 和 Lynn 最后也哽噎着祝福了我们很久。这个开始前像办家家的婚礼,这时候就真正的严肃起来。

.

不过等家长们讲完话,就是 party 时间了。我们家新郎在 Klezmer Katz 乐队吹口琴,于是啦,近水楼台。第一排右起向左:钢琴—Ellen,长笛—Mary, 萨克斯风—Johanna,黑管—Jeff;第二排右向左:低音提琴--Jackie,小喇叭--Tom(黑衣服,躲在 Mary 后面),小喇叭—Glenn,杜布罗吉他—Lisa;最后一排:鼓—Ryan,上低音号—David (最后角落里)。不会跳舞又没时间去抱佛脚的新郎新娘,硬着头皮跳了一支华尔兹 Expectation Waltz。然后大家(包括爸爸和 Ross 老板哦)一哄而上,一起跳了支越弹越快的 Hava Nagila,新娘刚开始还跳得很 high,后来5厘米高跟招架不住,败下阵来。

.

新郎的音乐细胞是遗传的。有机会的时候,总要一家在一起唱歌(还自己录音),这种重要时刻当然也要。一首“爱的真谛”,一首“回忆”让新娘(这家里唯一没有音乐细胞的)在台下受宠若惊地听得很高兴。

.

新郎自己都颇为得意的口琴,也要出来亮一亮,毕竟很多朋友都还没听过。在本地的,以后要听,也可以每月第二个周三晚上到甘城 Satchel’s Pizza 去。

.

虽然台上音乐动人,台下观众动容,活蹦乱跳了一天的花童还是招架不住(撒花瓣是很累人的),面条还没喂进嘴,就睡着了。

.

接下来是切蛋糕时间。中间这美蛋糕是在当地的蛋糕店 Ms. Debbie’s Sugar Art 订的,价钱算合理,麻烦 Kate + Kun-ze 夫妇当天运到。蛋糕美是美,却不是亚洲人的口味。我们爱吃的是旁边那两个让小朱和 boss 下飞机后从奥兰多的圣宝蛋糕店运来的。切蛋糕,互相喂蛋糕(新娘没放过这个在新郎鼻子上抹奶油的机会),喝交杯酒。上面这层蛋糕,按美国的风俗,现在在我家冰箱的冷冻室里面占空间,结婚周年的时候再吃。

.

抛花束(给女生)和 garter(给男生),也是美国婚礼习俗。可惜我们认识的人里面,单身的太少,是单身的似乎也没那么急着要婚,所以电视电影里那种伴娘们抢破头的场景是没有的,倒是让我们这小花童给接到了。男生那边就更惨不忍睹了,手都在裤兜里呢,接到 garter 的,也是小朋友。

.

排好的节目都结束后,摄影师又把我们弄到外面,借着黄昏的光拍些不一样的照片。新郎报蛋糕奶油的仇,趁我拍的时候,拿我当背景玩。

.

辛苦很久准备的婚礼终于热热闹闹的结束了。我虽然嘴上叨叨闲婚礼麻烦,却是比谁都享受这个准备的过程,还有可以和很多朋友重聚的机会。谢谢大家帮忙捧场,这个婚礼才那么圆满,也才有了它该有的意义。

近三年的长距离恋爱也终于修成正果。终于可以结束劳民伤财的往返飞行。

“I do”,what’s next? Happily ever after 待续。。。。。。

elf
2011 年4 月 11日
Home, GNV, FL

相關閱讀:
[Wedding] 婚禮準備 1 ─ 場地和外燴
[Wedding] 婚禮準備 2 ─ 邀請卡
[Wedding] 婚禮準備 3 ─ 架子
[Wedding] 婚禮準備 4 ─ 裝飾
[Wedding] 婚禮準備 5 ─ 簽到桌
[Wedding] 婚禮準備 6 ─ 花和細節


2 迴響:

Sophie 提到...

讚~!

Ross@Florida 提到...

Thanks Sophie!! Need to catch up with you sometime so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