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4日

[面試行] Ocala Forest and Chigger

面試完了,可以輕鬆幾天了 :)。第二天的下午,跟著系上碩士班的學生出野外調查去,不過也因此讓我痛苦了整整兩個星期。


很多人聽到我說去佛羅里達面試,都會問我有沒有去迪士尼樂園、海洋世界或是去坎那維爾角看火箭發射。或許這些地方我這輩子終究會去拜訪,不過在我心中,這些地方的順位還蠻低的。有樹有鳥有蟲有水的地方,還是比較吸引我。

.

UF 野生動物系念碩士班的 Betsy,帶著我和 Louise 到離 Gainesville 半個小時車程的 Ocala National Forest 做青蛙的調查。今天的目標,是一個個藏在長葉松林裡的小溼地,要不是車都開到旁邊了,這些藏在松林裡的溼地很難從外面看到。

.

Betsy 研究的物種是種中型的青蛙 Gopher Frog (見後)。她的研究是利用無線電發報器來追蹤青蛙的領域及棲地利用,和其他的青蛙研究相比,這是比較少用的方法。照片裡的她拿著指向性的天線尋找青蛙的蹤影,當天線正對著發報器/青蛙的方向時,從接收器接到的訊號就會比其他的方向強,不斷的調整天線的方向,再利用簡單的三角定位,就可以判斷出青蛙藏身之處。

.

接收器就長這個樣,上面有幾個用來調整頻道的鈕,轉到特定的頻道就可以接收不同發報器傳出來不同頻率的電波。一般利用無線電發報器做追蹤的研究,都不會太便宜,而最貴的就貴在這台方方的小接收器上。

.

Betsy 在青蛙身上裝上發報器後,每隔兩天追蹤牠們的位置及存活狀況,從中可以推算出牠們的領域及移動範圍,也可以知道牠們在棲地使用上的偏好。這隻青蛙藏得可真好,Betsy 花了一段時間才確定牠存在。一般的狀況下其實她不用每次都非親眼看到牠不可,不過如果訊號有很多天沒移動了,或是出現在很奇怪的地方,例如訊號從樹上傳來,她就得找出牠在那裡,確定是不是還健在了。

.

終於找到牠了,今天的主角─ Gopher Frog (Rana capito) 只分佈在美國東南部的溼地,在佛羅里達的族群是當地的特有亞種。和大多數瀕危的物種一樣,牠們面對最大的危機就是棲地的消失。此外,火在牠們的生活史裡也有很大的影響,這部份後面有詳細的介紹。想聽聽牠的叫聲可以按這裡

.

從這個角度可以清楚地看到綁在 Gopher Frog 身上的發報器 (右手大姆指及食指握住的那小塊)。發報器用一條有彈性的線綁在下腰部,線的外面串著表面光滑的小珠子,才不會傷到牠脆弱的皮膚。這是我第一次看到裝在青蛙身上的發報器,尤其是小珠子這個概念,還挺有創意的。

.

從另外一個角度,可以看到一段大約和身體等長的天線。很多人應該會懷疑,這發報器到底對青蛙本身有多少影響呢? 這是個好問題,也是個大問題。無可避免地,在動物身上裝上一個外來物品,一定對動物的行為、敏捷性甚至存活率有些影響,因此學術界也會訂出一些準則,例如發報器的重量不超體動的3-5%之類的標準,或者應使用一定時間後就會分解脫落的材質,在一段時間過後就還牠們自由身。

就像所有的工具一樣,用得好則事半工倍,用不好則兩敗俱傷。透過發報器可能得到的資訊真的很多,有許多是其他方法無法取代的,且這些資訊可以被用在棲地的經營管理;但是這些被裝上發報器個體的權利就可以因此被犧牲嗎? 70公斤的你,如果背上隨時背著 3公斤的背包,想必也不會太舒服。所以中間的這條線在那裡,也得大家自己去拿捏。Gopher Frog 平時白天待在其他動物挖的洞穴裡,到晚上出來活動,而到了繁殖季時,牠們才會長距離地移動到適合的溼地產卵,這也是為什麼 Betsy 要在牠們身上裝發報器的原因了。不然對於其他一輩子都待在同一個池子裡的青蛙種類來說,這樣的技術就顯得很沒有意義了。

.

剛提到 Gopher Frog 白天都躲在洞穴裡,上面這張組合圖就是個例子。我們跟著發報器發出的訊號,有兩隻最後就分別在這兩個洞裡。這兩個洞都是 Gopher Tortoise (Gopherus polyphemus) 的洞,這種陸龜 (Turtle單指海龜,陸龜則要用Tortoise) 對這個生態系有很重要的影響,除了Gopher Frog 之外,很多哺乳類及爬蟲類都得靠牠挖的洞穴過活。

.  

剛提到「火」在 Gopher Frog 的生活史裡有很重要的影響,其實這影響是間接的─透過 Gopher Tortoise。在自然狀況下,佛羅里達中部的這片松林平均每隔10-20年有一次的天然森林大火,多半是打雷引起的。這些定期的燃燒可以讓森林下層保持開闊,提供 Gopher Tortoise 覓食及挖洞的空間,不然太密的林子牠是無法生存的。也因為牠們挖的洞提供 Gopher Frog 重要的藏身場所,所以「火」對青蛙也很重要了。回頭看上面那張圖,上半的那個洞還可以清楚地看到入口,下半那張的洞就慢慢被草給蓋上了,如果沒有火來定期清除底層的植物,牠就沒地方可挖洞了。

.

火其實是個中性的詞,不過在台灣,火這個字後面最常接的字就是「災」了。這很容易理解,因為和房子相關的火,對人來說確實是個災害。但是森林起火了,我們還是習慣用森林火災來形容,覺得是木材資源在經濟層面上的損失,卻忽略了定期的大火其實有可能是自然界的常態,或者說火其實是生態系裡不可或缺的基本元素 (這當然也因生態系而異)。和台灣比起來,美國在自然資源的經營管理上對「火」有很不一樣的概念,不管是森林或草原,控制燃燒 (Prescribed burning) 是件很普遍的技術。因為天然的火無法控制,真的發生了又可能造成人員的損傷,但是森林又需要火,因此就發展出這種技術,可以在特定時間特定地點執行,既安全又能達到效果。

來一張長葉松森林的全景圖。前面幾張圖都是焦黑的樹皮,這張看起來就正常多了。照片的前方是一塊小溼地,這些藏在林子的溼地,為這片森林的生物相增色不少。

.

  

北美黑啄木 (Pileated Woodpecker, Dryocopus pileatus ) 也是林子裡的常客,如果不算 Ivory-billed Woodpecker 的話,牠是北美洲最大的啄木鳥。這張只捕捉到牠往上飛時的翦影。

.  

整個佛羅里達州大部份是沙地,又平又是沙地,不難想像對喜歡登山健行的人來說,這可是煎熬啊。和美國西北部的大山比起來,這裡健行的資源真是少得可憐。真的要hiking,請到最近的喬治亞州吧。

.

細細的沙,留下不少昆蟲及小動物的痕跡,也有不同的風味。

前面說到這趟調查讓我整整痛苦了兩個星期,是怎麼回事呢? 雖然這趟看了不少東西,不過附帶也被沙蚤 (chigger,一種 harvest mite 的幼體) 咬了三百多個包,連重要部份都不放過。那天晚上,三個人半夜都睡不著,整晚拼命地抓癢。有被沙蚤咬過的人,應該就知道那怕只有十個包,就癢得夠你受的了,三百多個,天啊,真是痛苦的兩星期。白天還可以靠薄弱的意志力稍微控制一下,到晚上夢周公了之後跟本就只能用抓得慘不忍睹來形容。本來是想放張我被咬的慘狀,不過我佛慈悲,就不拿噁心照片殘害大家的眼睛了。

有人會好奇,那 Betsy 每天在那裡調查不就被咬慘了? 注意看第二張她的照片,她那天其實還穿著短褲涼鞋加細肩帶的小可愛呢,以前她也沒什麼被咬過,應該是剛好那天我們闖進了牠們的大本營,才落得如此下場。嗚,以後不敢在林子裡亂鑽了。

兩個星期後癢的症狀慢慢解除,但是這些被咬的痕跡 (正確的說應該是被抓的痕跡),一直到兩三個月過後才慢慢退去。現在chigger是我心目中第一可怕的森林怪物。

相關閱讀:
[面試行] 關於此行& UF
[面試行] Cedar Key 出海去
[面試行] Cedar Key 海鳥饗宴 1
[面試行] Cedar Key 海鳥饗宴 2


6 迴響:

elf 提到...

可怕的chigger!
以后还要不要去Florida 玩呢?
我得考虑考虑

Sillysnoopy 提到...

Very interesting, also very unforgettable!!!!
Disney is not on my list, either - I prefer natural scenery.
How's job going so far?

Hank 提到...

控制燃燒的概念真有意思,有一次看DISCOVERY的時候,看到歐洲有高山的國家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射空包彈把山上積雪打下來避免雪崩一樣,適當地控制反而更好。

chigger的確很可怕,那時候Ross像長水痘一樣,全身都是被chigger咬的紅色疱疹(恕我生物不好,這個詞用得對嘛??),看了就~~~~不知道要怎麼形容,很慘就對了!!

Wren 提到...

能做野外調查真是幸福啊~
請問一下沙蚤只咬哺乳動物嗎?
還有,長葉松森林看起來乾乾的,
其間溼地的功能是怎麼維持的呢?
Gopher frog在非生殖季都去了哪裡?
裝發射器的個體是公的還是母的?
對不起,因為太有趣了所以有好多問題.

GatorYuan 提到...

米國人真的很勇敢,每次field trip,
總是會有人穿短褲跟涼鞋,野外險途,我都挺怕的,每次都長褲長袖,嚴以待陣,有一次還差一點踩到紅火蟻的窩,還好有人提醒,要不然應該也蠻慘的!

Ross@Florida 提到...

to elf: 還是值得啦,不帶妳去有Chigger的地方就是 :)
to Sillysnoopy: My new job is pretty good. Lots of things to learn though.
to Hank: 沒錯,就是一樣的概念,現在人愈來愈多,適度的經營管理可以維護環境也可以保護人類。
to Wren: 你果然問題很多:),我也不完全懂,儘量回答。1)我不知道沙蚤是不是只咬哺乳動物,不過哺乳動物應該是他們最重要的欺付對象,好像沒有聽過有兩棲或是爬蟲被咬的。2)林子裡看起來特別乾主要是因為剛燒過,而且底層植物不多,又是沙地,本來就容易乾乾的。3)聽Betsy說水的來主要是靠雨水,不過佛州的地下水層很淺,不知道有沒有通就不知了。4) Gopher Frog非生殖季去那裡,也是她想要知道的問題之一,裝發報器正好可以回答這個問題,不過大家的猜測他們就是躲在陸龜的洞裡。5)我猜是公母都有上發報器,這要再去問了。
to GatorYuan: 沒錯,米國人真的很猛,我也是那種怕死的那種,出門一定是登山鞋、長褲長袖及帽子,這樣的裝備防蚊及防曬是很有效,不過遇到chigger就沒輒了。出門在外還是小心點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