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9日

[TAG Caving] 探洞 2 ─ Tumbling Rock Cave

終於進洞了!! 在 Tumbling Rock Cave 裡,除了一行人微弱的頭燈之外,就是一片漆黑。洞裡大部份的路段並不算困難,和一般爬山沒什麼太大的差別。不過遇到狹窄的通道,還真得五體投地 ─ 四肢併用的才能通過。這時就恨自己早該多減些肥了。


第一次探洞 (caving) 之 "自我认识"

走进 Tumbling Rock Cave 几米后,唯一的光源就只有我们每个人的头灯,不过因为我们一行有十几个人,所有人的头灯在一起的亮度让人很容易就忽略了这个事实。刚走去的空间很大,路平,走起来非常容易。我忍不住想,这样的程度还算简单嘛。。。。。。

.

很快,这个想法就没了。随我们走的越深,遇到的各式各样的地形就越多,除了脚以外,也越来越多的身体其他部位被用来爬高降低时候作为支撑。

.

洞里很湿,所有的岩石上也都覆盖了厚厚的黏土,所以从上往下的时候,远比向上爬要让人紧张。据说用屁股滑下来是相对安全的做法,毕竟自己可以控制方向。话虽如此,滑下来总是让我有失控的感觉,所以这不是我喜欢的走法。以我的轻巧体重,柔韧性还有多年攀岩的经验,大部分上上下下的地方都还算走的轻松。也因此是本队屁股最干净的之一[剛開始都想著怎麼保持衣服褲子的乾淨,不過到後來發現,屁股不髒基本上是出不來的]。

.

生平第一次对自己的身高得意。洞里不少要走的路都只有这样的空间。同行一米八的男生每次颇为痛苦地爬行时,我就可以轻松地半蹲着从他旁边超过去。每次走到这样的空间,对自己身高的得意竟然可以超越对险隘空间的恐惧,嘿嘿。。。。。。

.

不过在这样狭小的隧道里,我就没有办法得意了。被迫像蛇一样在岩石缝里爬行,我满脑子想到的都是万一有个小地震,我们这群人就一串地被卡在隧道里了。身体在隧道里弯曲的时候,对开阔空间的渴望如洪水一样涌进大脑,瞬间就淹没我的意识。特别是第一次爬进这条隧道的时候,对它的长度,难度还有通向的地方完全未知,一分钟后 (一点都没有夸张,就是一分钟),我就觉得自己的神志已经到了边缘状态。亏得老头还想要这个时候给我拍照,我只留了个屁股给他 (右上)。[真是佩服最早發現這些路徑的人。像這樣得爬行才能通過的隧道,完全不知道前面到通不通。要有多大的探險精神啊!! (不過路再怎麼難爬,拍照還是一定要的)]。回程时再钻进去,觉得容易也短很多,但仍克服不了那种对狭窄空间的恐惧,特别是当隧道发生在“体验黑暗”的传统后。

按探洞的传统,进入洞以后总要在某个时候,全部人熄了灯,体验一下完完全全的黑暗。我们也照做了。这才知道什么是真的“伸手不见五指”的黑 (尽管有10%的人会说自己看得到手,幻觉吧)。大家在黑暗里说说笑笑,我却发现自己的心跳和呼吸都不自觉地加快,握着老头的手也开始冒汗。以前没有体会过 anxiety attack,在完全的黑暗里的这几分钟就让我体会到了。如果再继续几分钟,我大概要放声尖叫。好在这个时候带头的 Jeff 说 "should we continue?" 我一秒钟没耽搁就把头灯打开了。

总说人有所畏惧不是件坏事,但是在这个长达6个多小时的过程刚开始1/3后,让我第一次认识到了自己对黑暗和密闭空间的恐惧,实在是件坏事。

.

硬着头皮跟随大家前行,很快到了有名的 King's shower。因为昨天大雨,这个天花板上的洞口就有不知道哪里灌进的水像小瀑布一样地流下来。还没反应过来,领头的 Jeff 就已经把鞋子衣服都脱了,剩一条沙滩裤。再转头,其他的男生女生们也开始脱。刚开始还犹豫的女生,等别人都脱了差不多时也加入了,也不管自己穿的不是运动内衣而是一般的胸罩。我还没从刚才的 anxiety attack 回过神来,这帮人已经从那个洞口爬上去了。老头其实也想去,但是如果只留我在下面,这黑暗空间里就只有我自己的一盏头灯,我大概又要 anxiety attack 了。所以我们两个老人就穿得好好地,衣服干干地待在原地。等小朋友们疯够了,打着颤地把衣服裤子套上湿嗒嗒的内衣,大家又再上路。[雖然早就知道這群美國人玩起來可以很瘋,不過這時還是深深的感嘆 ─ 老了啊]。

.

有流水的地方,就有这些天然形成 (左,右上)。能带进去的相机不怎么样,加上光线的限制,可以拍到的很少。[在黑暗的洞穴裡拍照很有挑戰性。不用閃光燈的話,就只能借用大家微弱的頭燈,而且只能照到近距離的東西。用閃光就更複雜了,因為空氣中佈滿了粉塵加上呼出的水蒸氣,每次拍照前都得閉著氣,照片上的小小白點才不會太明顯(左圖)]。

再两个小时的上上下下,匍匐前进后,我们到达了这次的终点 Mount Olympic——一个覆盖了厚厚黏土的峭壁,直通到洞的天花板。 同行的 Rachel 到哪里都要拍张静坐冥想的照片。所以在我们爬上 Mount Olympic 后,老头帮她在 Pillar of Fire (据说用光照这个柱子一段时间后关掉灯,这个柱子会在黑暗中发橙色的光)旁拍了一张。坐在 Mount Olympic 顶端享受登顶的喜悦 (其实是快要回头的喜悦)时,为分散注意力,我用这到处都是的黏土做了个乌龟,非常没有艺术细胞。

.

在 Mount Olympic 的顶端,还固定了一个可以打开的塑料桶,让来到这个点的人可以留下个记录。我们在4/16/11这页上签上各自的名字 (老头和我还签了中文的。我们大概是极少有的到达这里的中国人)。

.

从 Mount Olympic 下来后,我们开始往回走。终于!之前有几次我都悄悄问老头,我们可不可以自己先回头。当然是被老头拒绝,因为这基本等于自寻死路。[在這種洞裡真的不是逞英雄的地方,乖乖跟在別人後頭走就對了]。

本来以为回程会很顺利,毕竟是走过的路,结果还是好几次跟着领头的 Jeff 后面爬半天,然后听他说 "I’m lost"。这大概是去探洞最不愿听到的一句话吧。不过,我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原来沿路的很多岩石上,都有字母和数字的记号,标记你在洞里的位置。在比较不容易找到的通道附近,也有箭头标示正确的方向。问过 Jeff 才知道,我们所走的地方,是有三维地图的。一直跟随我的恐惧感,这才稍稍减轻——我还以为我们一直都在靠 Jeff 一个人的经验摸着路走。而我那极不完整的初级野外知识也只能告诉我,大部分时候我们是沿着水流走的,"应该" 没错。

回程的路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熟悉,不同的地方都有不同的人说一点印象都没有。可见没有地图,或者不会看地图地瞎走确实是自寻死路。再次上下曲折两个多小时后,没有预兆地突然看见了外面透进来的光线。大家都高兴得奔向出口。这才知道,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恐惧,在这样的空间里待连续6个小时以上,大概是很多人的极限。

.

就快出洞口了,还被某个坏家伙当着面把门扣上了。悲观的我忍不住想,这门栓不会就刚好卡进去出不来了吧。

.

在洞里6个多小时以后,笑容有点勉强,全身都脏了 [後來才知道,領頭 Jeff 有一身探洞專用的髒衣褲,很有道理啊 XD]。。。。。。从来没觉得阳光绿树那么美。。。。。。

.

elf
2011年04月26日
老头的office, Gainesville, FL

待續…

相關閱讀:
[TAG Caving] 探洞 1 ─ Let’s go
[TAG Caving] 探洞 3 ─ Neversink & Stephens Gap